<var id="1hp7d"></var>
<dl id="1hp7d"></dl>
<menuitem id="1hp7d"><dl id="1hp7d"><listing id="1hp7d"></listing></dl></menuitem>
<var id="1hp7d"></var><var id="1hp7d"></var>
<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listing id="1hp7d"></listing></strike></var>
<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strike></var>
<cite id="1hp7d"><video id="1hp7d"><thead id="1hp7d"></thead></video></cite>
<cite id="1hp7d"><span id="1hp7d"><menuitem id="1hp7d"></menuitem></span></cite><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thead id="1hp7d"></thead></strike></var>
<cite id="1hp7d"></cite>
<var id="1hp7d"></var><var id="1hp7d"></var>
首页>检索页>当前

写给圣彼得堡的情诗

发布时间:2022-02-11 作者:赵江民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神州学人杂志

在圣彼得堡的大地上,春天总是像个待嫁的姑娘,羞羞答答地姗姗来迟;盛夏在经历了一阵树木的郁郁葱葱后也随之褪去了诱人的色彩;冬天一片粉妆玉砌,仿佛一切都被时光定格。但是,对圣彼得堡的记忆不得不从秋天说起,因为我是在秋天背井离乡,不远千里,满怀好奇与憧憬,又夹杂着一丝忐忑,来到了这座城市,至今已两年有余……

秋日的夕阳和往常一样,在西天的尽头,有一丝不情愿地嫁给了黄昏那一抹殷红。有一些腼腆,还有些无奈,更有一丝牵挂。它点缀出季节的裙角,染天地一色。

一片落叶点缀了秋色,一季落花沧桑了流年。流年在时光的树上开出淡雅的花,岁月在时光的心上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这里的街道熟悉又陌生,涅瓦大街依旧灯红酒绿,街头呈现出形形色色的艺术,一切都很复古,又似乎很新鲜,那些古老的建筑时而闪闪烁烁,时而黑影幢幢。

秋天的太阳是一位特殊的化妆师,用光线扫描,用情感装扮。秋雨,红了枫叶,染了岁月。远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秋风起,落英缤纷,清瘦的枫叶曼舞后,醉了一地芳华。

回眸处,岁月忽向晚,人间已深秋。最是秋风管闲事,红了枫叶白人头。风,也染上了季节的霜华,裹着层层的寒意,走进巴甫洛夫斯克丛林深处,轻轻摇瘦了一片桦树,吹皱了一池秋水。

深秋,绿色渐渐瘦了下来,一半凋零于岁月,一半染黄于枝头,仿佛是一位走过半生风雪的故人。他在风卷残云后,卸下半生浮华,放下满身疲惫。也许,他也如落叶,正走在内心安宁的回归线上。

往事,是一道风景,总是在逝去的年华里低吟浅唱。对山河故人的思念,如涅瓦河泛起的水花,伴着凛凛凉风,微波荡漾。思念,是对昨日悠长的沉湎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隐约中,是谁唱起那首经年的老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不怕狂风暴雨……”

我顿时精神大振,寻声望去,不远处,在一片红枫叶的掩映下,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乐曲声中喝着伏特加尽情翩翩起舞,那优美的身姿,如云中飞燕,把西边的斜阳装点得色彩斑斓,这浪漫图景瞬间将叶落花凋的伤感景象掩埋得无影无踪。

若光阴满口应允,我愿用余生,换一铢岁月,取一锱秋日暖阳,在月圆之夜,舀一瓢白月光,兑夏园昔日的郁郁葱葱,煮一壶秋色,沉浸在普希金的诗歌里,浴白霜,驻足在寒风阵阵的涅瓦河畔,直到星月与我们作别,聊着聊着凝霜白了头……(作者 赵江民 就读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交通大学)

来源:神州学人(2022年第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dgbc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不卡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