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hp7d"></var>
<dl id="1hp7d"></dl>
<menuitem id="1hp7d"><dl id="1hp7d"><listing id="1hp7d"></listing></dl></menuitem>
<var id="1hp7d"></var><var id="1hp7d"></var>
<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listing id="1hp7d"></listing></strike></var>
<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strike></var>
<cite id="1hp7d"><video id="1hp7d"><thead id="1hp7d"></thead></video></cite>
<cite id="1hp7d"><span id="1hp7d"><menuitem id="1hp7d"></menuitem></span></cite><var id="1hp7d"><strike id="1hp7d"><thead id="1hp7d"></thead></strike></var>
<cite id="1hp7d"></cite>
<var id="1hp7d"></var><var id="1hp7d"></var>
首页>检索页>当前

留学人员回国求职意愿明显增强——疫情下的中国留学人员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2022-01-10 作者:吴蔚然 许宇博 桂小钦 胡思睿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神州学人杂志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国际流动受限、高校集体线上授课、国际形势日益复杂等问题,深刻改变了在外留学人员的生活状态,对他们的学业和职业发展造成了影响。本文通过深入访谈留学人员收集一手数据,分析中国留学人员在疫情背景下面临的困境和机遇,探讨这个群体中潜在的个体发展轨迹。研究表明,疫情影响了中国留学人员与社会、学校、家庭等多个系统的互动,直接或间接地改变了留学人员的学业安排和职业规划,延期毕业、间隔年、升学难等情况在疫情下较为常见,而国际就业市场的改变等因素也使海外留学人员整体回国求职的意愿增强。

[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留学人员;留学青年学业发展;留学青年职业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人类社会百年难遇的重大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使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截至2021年7月上旬,全球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1.8亿;其中美洲确诊人数最多(约7400万),仅美国的确诊人数便高达3350万;确诊人数第二多的地区为欧洲,约5700万。[1]疫情对我国教育国际交流合作也产生了重大且深远的影响。我国作为教育国际化的积极参与者和建设者,自1978年至2019年底,输出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656.06万人,而英、美、加、澳等发达国家一直是中国青年学生留学的首选。为控制疫情,各国纷纷出台限制人员流动的政策,比如减少国际航班、暂停办理签证、关闭校园等,而跨境流动是跨国留学的根本特征,各项政策的实施导致国际学生的学习生活受到很大影响。[2]

17-23岁阶段的本科留学生是目前中国留学群体的主力,[3]大多数没有经济独立和组成家庭,属于中国青年大学生中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研究表明,在疫情影响下,中国青年大学生更容易感到恐慌和焦虑,长期居家作息不规律,易与家人发生矛盾。[4]大学生学业压力总体较大,[5]学业驱动力有待加强。[6]同时,疫情使就业市场发生变化,新的就业需求和就业媒介应运而生,这对青年学生的择业、求职、创业等职业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机遇。[7]留学人员一方面面临和国内高校就读的青年学生一样的挑战与机会,一方面在全球疫情持续、逆全球化趋势加强的现实下有着更具体的群体性困境,而目前国内研究疫情下留学人员的文献不多,且以宏观评述为主,实证研究较少。基于此,本文欲通过质性研究方法,探究和讨论中国青年留学人员在疫情下的生活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旨在进一步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青年群体的影响。

p23-图.jpg

图:访谈对象的基本情况

一、疫情下的留学人员生活:流动与剧变

新冠肺炎疫情自暴发以来,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极大影响,国际通航首当其冲。2020年1月3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一项总统公告,禁止大多数在过去14天内访问过中国的外国人进入美国。[8]不久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诸国都经历了疫情的暴发和扩散,而此时中国的疫情慢慢稳定下来,国内生产生活逐步恢复,加上很多国外大学宣布线上授课,因此,境外中国留学人员面临是回国还是继续留守异乡的选择。

1.疫情中的异乡人

大多数留学人员是在青春期中后期才出国留学,在留学过程中逐渐进行文化适应和社会适应,但仍不可避免地存在与当地人的文化差异。很多中国留学人员反映在跨文化交际中缺乏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感,有受访学生表示,只能以“去身份化”的形式去融入主流社交圈。新冠肺炎疫情从某种程度上增强了逆全球化潮流,加剧了民族主义甚至民粹主义思想,使得“新种族主义”抬头,疫情期间中国留学人员、移民和具有亚洲特征的公民在国外受到种族歧视和攻击的事件时有发生。[9]当地人的歧视和敌意增加了社交风险,加上国外经济衰退、社会治安变差,很多留学人员大幅降低了外出频率,选择居家隔离,导致社会交往减少,情绪低落。只有当谈到各国研发出疫苗、民众接种程度较高时,留学人员对留学所在地疫情的观感才会变得相对积极。总体来说,身为在他国的异乡人,留学人员本身就面临身份认同危机和缺乏归属感的问题,而疫情又附加了健康风险,以及种族歧视、治安变差等社会风险,这导致疫情下留学人员安全感的缺失和焦虑感的增加。从风险社会理论的角度来说,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是自然风险,而且也带来了很多人为风险,而留学人员这一群体在这种全球危机中有一定的脆弱性。[10]

2.回国与留守

在国外环境不确定性增加、国外高校开始远程授课的情形下,很多留学人员在父母的担忧和支持中计划回国。而彼时全球疫情加重,想回国的留学人员面临机票难抢、途中感染风险高的问题。由此可见,留学人员在疫情期间的回家之路受到了来自宏观和微观的多重因素影响。除了回国群体,还有选择留在国外的留学人员群体。有些人是由于签证和学业安排等问题留在读书所在地,有些人是考虑回国程序较为复杂,选择就地观望。

因为不同的考虑和选择,留学人员的居住状态因人而异。在回国的留学人员中,有人一直在家和亲人居住,也有人去其他城市实习生活。留守异乡的留学人员有的独居,有的和室友共同居住,亦有少数父母赶到孩子读书所在国,陪着孩子共渡疫情。对于大多数回国并和家人居住在一起的留学人员来说,之前一般一年回国一到两次,每年在国内停留两三个月,现在因为疫情难以出国,和父母相处时间之长、距离之近,是上大学以来前所未有的。这样的“被迫亲近”(forced proximity),[11]一方面增加了家人之间相处的机会和家庭亲密感,让留学人员有了更浓厚的家庭观念,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私人空间被压缩,以及父母管控下自主性的降低。与之相对的,多数留守异乡、和父母长时间分离的留学人员,会感觉距离给家庭的情感交流带来了新挑战。但与此同时,独立生活也让家庭被动“放权”,使得留学人员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绝大多数本科阶段的留学人员正是从晚青春期(late adolescence)向早期成人期(emerging adulthood)过渡的青年,正在慢慢脱离家庭的全权养育,寻求自我的独立,[12]而疫情改变了留学人员与家庭相处的常规模式,使留学人员与家庭系统的互动产生了变化,影响了留学人员的生活状态。

二、学业发展:远程授课影响资源获取和学业规划

学业发展是青年大学阶段的重要发展任务之一。对于在国外高校就读的中国留学人员而言,克服语言交流障碍、利用学校的高质量教育教学资源进行学习,最终掌握专业知识、了解当地文化是留学的核心动力与目标。疫情暴发以来,绝大多数国外高校校园关闭,改为远程授课,教学方式发生了改变,深刻影响了留学生的学习体验。同时,受疫情冲击,全球诸国社会经济发展减缓,宏观教育系统剧变,国际流动受限,这些因素也影响着留学人员现阶段和将来的学业规划。

1.网课之难

疫情期间,许多国外高校都进行了线上教学。与线下授课相比,远程授课具有灵活度高、不受时空限制等优点,但也有限制教学方式、损害学生视力等缺点。[13]一些留学生表示网课可以反复看录频,对学习有所帮助,并且网课不用通勤,相对节省时间。尽管有上述优点,远程授课对留学人员也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对于回国的留学人员,时差是一个突出问题,熬夜上课会影响日常作息和身体健康,而且作息的紊乱不仅影响留学人员的身心状况,也会影响到家庭生活,导致学生和父母日程不一致、相处时间锐减。除此之外,网课很容易受到干扰,使学习效率降低。由于网络授课只能隔空交流,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动明显减少,而且学生无法到校园里使用场地资源、和人面对面交流,使留学体验大打折扣。整体而言,受访留学人员对于网课的体验感是比较负面的。这也意味着疫情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留学人员与学校系统的互动关系,影响了留学人员在国外高校获取学术、社交、文化等资源的可能。多数受访者表示只要学校防疫措施得当或当地疫苗接种情况较好,自己很想回到校园,恢复线下上课。

2.当前学业进程的调整

疫情对全球留学活动和留学人员的学业计划产生了重大影响。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2020年调研了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0余名已入学或准备入学的国际学生,69%的学生坦言,疫情影响了自己的留学计划。他们中有57%的人打算推迟到第二年入学,13%打算去另一个国家学习,4%表示暂时不想出国留学。[14]而受访的中国留学人员中也有部分人选择了休学一个间隔年(gap year),并且调整自己的专业学习。有留学人员提到,间隔年期间自己主动进行了实践尝试或自我探索,也有不少收获,不过社交资源的减少仍旧是个问题。除暂时休学以外,还有一些留学人员选择了转学、退学,或者进入国内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进行学习。因为网课无法很好保证教学质量和课程安排,很多留学人员担心毕业问题,部分留学人员受到疫情期间压力增大、学习效率降低的影响,已经不得不延迟毕业。不过,也有一些留学人员提前了毕业计划。可见,疫情对留学人员本科阶段学业进程的影响因人而异。

3.升学的挑战

除了影响现有的学业进程,疫情也影响了留学人员升学、深造的计划。根据美国研究生院CGS国际招生的一项调查,2020年国际研究生的入学率下降了39%,但研究生的申请量不减反增,保持了与之前相同的年增长水平3%,一些专业甚至在疫情期间更加热门,比如商学院在2020年申请季增加了22.6%的申请量。[15]2020年申请者因疫情延迟入学,新申请者人数年年增加,研究生申请的竞争异常激烈。同时,疫情导致很多热门留学国家经济衰退,高校经费减少,缩小了博士(PhD等)的招生规模,[16]加上国际学生在隔离期间难以接触到优质的线下科研资源,这些都使中国留学人员的深造计划受到影响。除了影响升学进程,疫情也影响了部分留学人员升学目的地的选择。尤其是疫情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导致留学人员及其家庭对留学地的信心降低。有受访者表示,父母会担心自己读书的国家是否安全,建议要不要去别的国家读研。可以看出,未来个体和家庭的留学选择将愈发理性,出国留学的安全风险、留学地医疗条件和社会治安等会成为影响留学决策的重要因素。[17]

三、职业发展:就业机会与生活经历影响就业选择

除了接受学术教育,进行职业发展也是青年在大学阶段的重要追求。很多国外高校的职业资源较为丰富,会为就读学生提供实践支持和就业指导,但中国留学人员作为国际学生,往往受到身份限制,在寻找实习机会方面相比当地人有一定的局限性。一般而言,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部分想留在读书所在地工作,部分会在毕业后直接回国求职,也有人会选择在国外积累一定的工作经验后再回国。而近年来,回国求职的海归数量逐年增加,疫情更助推了留学人员回国求职,海外人才回流成为趋势。[18]

1.实习情境与机会的改变

因疫情影响,国外很多企业长期或无限期转为线上办公,也只能为学生提供线上实习,并且受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影响,企业效益降低,开放的职位也有所减少。不少受访者反映读书所在地的实习机会变少、体验变差,这也增加了留学人员后续求职的不确定性。同时,疫情导致国际通航受阻,使部分留学人员在国内的实习计划受到了干扰。可见,疫情期间,留学人员实习求职面临着很多不确定因素,这属于特定社会历史背景下环境给人的发展带来的限制。但另一方面,留学人员也看到和把握了机遇,尤其是在国内实习方面。不少回国的留学人员提到自己有国内实习的经历或正在实习中,可能对之后的求职有益。另一些受访者说,能够在上网课之余进行实习,可以积累宝贵的实践经验,算是疫情带来的机会。整体而言,疫情给留学人员现阶段的职业发展既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机遇。留学人员可以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调整职业规划,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发展路径。

2.将来就业规划与留学人员回流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在后疫情时期,留学人员回国就业的意愿增强。2020年向国内岗位投递简历、有意在国内发展的海归数量较2019年猛增33.9%,远高于2019年5.3%、2018年4.3%的同比增幅,其中本科生的占比也有所增加,年龄结构进一步优化。[19]一些受访留学人员提到,疫情暴露了留学所在国的一些社会问题,影响了自己原本在当地就业的想法。有留学人员提到回国这段时间生活满意度高,所以会比之前更多地考虑回国就业。因疫情回国导致对留学所在地的文化认同削弱,也影响了部分留学人员对就业地点的选择,从想在国外就业转变为考虑在国内就业。除此之外,有即将毕业的本科留学生在回国内实习期间拿到了转正资格,因此留在了国内就业。同时,疫情放大了个体生命的不确定性,让留学人员家庭更加注重孩子的安全,部分受访者提到了父母对自己职业期待的变化,不少父母希望留学人员能回国发展,或者在离中国较近的国家发展。

关于回国职业发展的前景,很多留学人员表示自己认识到留学人员的身份已经没有以往那么吃香了,还有些国内企业会更偏好国内高校的学生。但另一方面,国家对海外归国人才的利好政策也让受访留学人员对自己在国内的职业发展保持乐观。由此可见,疫情期间,国外就业市场的吸引力相比之前降低了,而国内生活便利、机会多等优势成为留学人员考虑回国就业的重要因素。疫情期间在国内生活的经历,也使部分留学人员加深了对国家实力的认同、对自己回国发展前景的看好,从而影响了留学人员未来的职业规划。

p25.jpg

2020年12月18日至19日,2020中国海外人才交流大会暨第22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在广州举行 摄影|惠娟

四、结论与思考

本文通过半结构化访谈32位本科的中国青年留学人员,梳理了新冠肺炎疫情对留学人员所处的各个系统的冲击,着重探讨了疫情下中国本科留学人员的生活状况,以及疫情对于学生学业发展与职业发展的影响。研究结果显示,疫情通过影响国际流动、留学地社会治理状况、区域意识形态、高等教育系统等方面,重塑了留学人员身处的宏观社会环境,也直接改变了留学人员与家庭系统和学校系统的互动。在这样的情形下,留学人员被迫或主动地调整原有发展规划,以适应环境提供的发展条件。具体而言,疫情中,远程授课影响了留学人员的学习体验和资源获取,不少留学人员改变了现阶段的学习、毕业计划和将来的深造计划,休学、转学、毕业时间调整、异国升学、硕博申请遇冷的情况在疫情环境下更为常见。国际通航受限、远程办公、经济下行、就业市场萎缩等因素影响着留学人员原本规划的职业路径,国内的生活和实习经历也使部分留学人员回国求职意愿更为强烈,可见疫情进一步推动了海外人才回流。

疫情环境下更多本科留学人员表现出在毕业后回国就业和生活的愿望,也说明了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海外青年人才回流的进程。从移民推拉理论(push-pull theory)的角度,“推力”是指原居国家不利于发展的种种排斥力,“拉力”则是移入国家所具有的吸引力。对于接受跨境教育的留学人员而言,“推”的因素可能包括本土高校入学竞争激烈、追求更高的教育质量等,而“拉”的因素则包括留学目的地国的高等教育声望、丰富的跨文化交际体验、毕业后良好的发展前景等。[20]在疫情期间,国外高校校园关闭、远程授课、社交隔离,学生难以接触到线下的学术资源和文化资源,同时一些发达国家暴露出一些社会问题,加上当地就业市场缩减,使得留学所在地的“拉力”有所减弱。与之相对,我国防控疫情得力、经济和社会生活迅速恢复,也给予了国内青年在个人发展上的安全感,从而使得部分留学人员更愿意回国就业和生活,不再被“推”到异国发展。

综上,疫情给青年留学人员的个人发展带来的影响是复杂、深远的。目前全球疫苗接种进一步普及,一些国家的签证政策逐步放开,部分国外高校宣布恢复线下授课,留学人员也逐渐计划返校,恢复到往日的学习和求职秩序中。但病毒变异、疫情反复、后疫情时代的政治经济风险,也给跨境求学带来了新的挑战。中国青年留学人员的发展需要个体能动性,也离不开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支持,如何帮助留学人员克服疫情期间的困境,如何在海外人才回流的当下帮助留学人员在国内创业、求职,实现个人理想,推动社会发展,是值得思考的现实问题。(作者吴蔚然、许宇博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桂小钦、胡思睿系IFU留学家庭服务协会成员)

参考文献:

[1] WHO.Coronavirus(COVID-19) Dashboard[EB/OL].https://covid19.who.int/.2021-07-12.

[2]马万华,张颀.新冠疫情对国际学生流动的影响与我国的策略选择——风险社会理论视角[J].高校教育管理,2021,15(01):1-9.

[3] IIE.Open Doors 2020.[DB/OL].https://www.iie.org/Research-and-Insights/Open-Doors.2021-07-12.

[4]马金燕.新冠肺炎疫情下青年大学生心理健康情况分析[J].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4}(03):110-111.

[5]陈雪飞.疫情防控背景下大学生学业压力特点调查研究[J].曲靖师范学院学报,2021,40(01):30-35.

[6]徐慧文,张婧仪,邱爽,李欣.新冠肺炎疫情下大学生网络在线学习力与学业自我效能感的相关性研究[J].卫生职业教育,2021,39(05):140-142.

[7]刘晓芳.以变战变,疫情之后,大学生就业创业形势微研究[J].吉林教育, 2021,{4}(17):65-66.

[8]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暂停有传播2019新型冠状病毒危险的移民和非移民类特定增列人员入境.[EB/OL].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proclamation-on-the-suspension-of-entry-as-immigrants-and-nonimmigrants-of-certain-additional-persons-who-pose-a-risk-of-transmitting-coronavirus-zh/.2021-07-15.

[9]Mary Beth Marklein.International students face intimidation, hostility.[N].University World News,2020-07-02.

[10]马万华,张颀.新冠疫情对国际学生流动的影响与我国的策略选择——风险社会理论视角[J].高校教育管理,2021,15(01):1-9.

[11] Brock R L,Laifer L M.Family science in the contex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Solutions and new directions[J].Family process,2020, 59(3):1007-1017.

[12] Branje S. Development of parent–adolescent relationships: Conflict interactions as a mechanism of change[J].Child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2018,12(3):171-176.

[13]陈彦伶,董彦君,李卓奕,等.COVID-19疫情下网课对大学生学习的影响[J]. 创新教育研究,2020,8(6):8.

[14] QS.How COVID-19 is Impacting the Lives of Current and Prospective International Students.[EB/OL].https://www.qs.com/how-covid-19-is-impacting-the-lives-of-current-and-prospective-international-students/.2021-07-16.

[15] Hironao Okahana.The Impact of COVID-19 on Graduate Education.[EB/OL].

https://cgsnet.org/ckfinder/userfiles/files/CGS_ResearchInBrief_COVID19_June_2020_For_Web.pdf.2021-07-16.

[16]网易.疫情冲击,美国大学这些专业的博士研究生课程暂停招生一年.[EB/OL].https://www.163.com/dy/article/FMQ1LUVR0538O9A2.html. 2021-07-16.

[17]马佳妮.逆全球化浪潮下全球留学生教育的特征、挑战与趋势[J].教育研究,2020,41(10):134-149.

[18]李慧钰.《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20-2021)》蓝皮书发布[J].留学,2021,{4}(06):15-16.

[19]光明网.海归回流呈年轻化、高知化趋势.[EB/OL].https://m.gmw.cn/baijia/2021-01/13/34538158.html.2021-07-16.

[20] Branco Oliveira D,Soares A M.Studying abroad:Developing a model for the decision process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J].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and Management,2016,38(2):126-139.

来源:神州学人(2022年第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dgbc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不卡无码av